健康新闻

与时间赛跑 ??浮梁农村灾后生产自救见闻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18 05:27   来源:未知   阅读:

江村乡柏林村村民正用清水冲洗被洪水浸泡过的家具。(本报记者 黄原珂 摄)

“7月7日发生洪灾后,直到9日洪水渐渐退去,三天时间我只睡了3个小时,在中洲村村民的长凳上睡了一小时,在村委会办公楼睡了两小时。”7月12日中午11时许,被问及洪水到来乡干部的普遍工作状态时,一脸疲态的浮梁县江村乡乡长朱学良如是说。仅仅接受采访一会儿,他打断了记者的提问,并拱手连连“致歉”表示,他要赶紧前往辖下的几个村点,布置水毁公路和桥梁的修缮工作,以免发生道路安全事故。

直面洪水 积极生活

7月12日,在蛟潭镇建胜村樟村坞,记者看到临近小河的道路一旁,镇村干部正拿着铁铲、扫把和簸箕等工具在清理路旁杂草和垃圾,另一旁,各民房门前的院子内正晾晒着家具和被褥。该村村民蒋荣花告诉记者:“我家地势相对较高,水只淹到了门前台阶,没有进屋,但还是趁着难得的晴天,晒晒被褥。”

而相对蒋荣花来说,同村的林清保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此次洪灾中,他家进水近1.8米。他的老伴正在清洗瓷碗,指着桶子说:“你看,碗上都是淤泥,这水都洗黄了,洪水退去后的这几天,我们一直在打扫家中卫生,现在还不能住人,只能先在附近的儿子家住了。”

相比蛟潭镇建胜村樟村坞而言,江村乡柏林村、?口村的受灾情况要显得更为严重,在前往这两个村的路上,记者注意到有几处山体滑坡,部分路段路基、桥梁被水冲毁……一片狼藉。

今年56岁的?口村党支部书记朱夏生直言这次洪水是他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大一次。同样,今年66岁的柏林村村民朱家明也说了类似的话,指着房间床板上被浸透的纸箱,他告诉记者,这次的山洪来得异常汹涌,是他前所未见的,“估摸着还要一周左右,我才能将家中被水浸泡过的物件清洗干净”。

记者采访了解到,自8日洪水退去后,洗洗晒晒、消杀防疫已成为受灾村民家中的常态。一位村民在受访时说:“受灾了,但生活总归还要积极地继续。”

携手与共 灾后自救

“洪灾发生后,我们立即成立了生活保障组、核灾报灾组、卫生防疫组、社会稳定组,一方面保障好受灾群众的生活物资供应,一方面对农田水利设施情况进行摸排并积极做好灾后卫生消杀和主干道路卫生环境整治等工作,同时还要积极做好受灾村民的情绪安抚工作。”朱学良和江村乡党委副书记王恩华“草草”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于他们而言,此刻的时间不仅仅是“金钱”,更是“生命”,下一步对水毁公路桥梁的修缮工作及对危房、老房的排查工作还等待着他们和其他乡村干部一项项完成。

“近30个小时失联,长明村停水停电停网络,道路中断,手机信号中断,长明村经历特大山洪,损失惨重,所幸人员安全无事。未来可能还将失联一段时间,因为网络信号未恢复,我是在镇里架设的移动基站给大家发的信息,请各位亲朋好友放心,我们平安无事!”7月9日晚,瑶里镇长明村驻村第一书记周立新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这样一则信息。记者了解到,在他失联的30个小时内,他和村干部在洪水退去的第一时间便巡查了村里的受灾情况,清理路上垃圾,在水毁公路拉上了警戒线,并目睹村干部在齐膝的淤泥垃圾中“爬”出长明村,联系上推土机,打通了进村的主干道。

黄坛乡在洪水退去的第一时间组织力量对乡重点路段、村庄进行垃圾清运,对水毁港口礼门大桥、礼门进东港村主干道及东港落村组大桥等进行紧急抢修通行;西湖乡的乡村干部、村民携手清理因塌方、山体滑坡中断的村组公路,进行消杀防疫;峙滩镇的镇村干部、群众、志愿者清理道路和街面垃圾等,并组织对老旧房屋、过水桥梁等存在塌方隐患地带进行排查,设立警示标语;经公桥镇开展“灾后自产自救”主题党日活动,机关党支部党员干部分片包干,分工协作,对源港村、港口村进行淤泥清理、排水沟疏通及积水外排等工作。

这或许是在浮梁县遭遇洪灾时,乡镇干部和交通、农业、电力、通讯等相关部门人员,在近段时间的普遍工作状态了。记者了解到,7月7日至9日,浮梁县普降大到暴雨,该县16个乡镇受灾,交通、电力、通讯、农业生产和群众财产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目前,该县4200余名党员干部深入一线,正在全力开展灾后生产自救和重建工作。(来源:景德镇日报 程华)